「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,比什麼都重要。」

//

這本是由維吉尼亞‧吳爾芙,在女子學院發表的兩篇演講稿彙整改寫而來,原本她被賦予的演講題目是〈婦女與小說〉,因此有些內容是在談英國女性文學的發展脈絡,以及她自己的文學觀、藝術觀。

而就文字風格來看,比較像是散文隨筆,而非一般的學術演講稿。「說教」的成份很少,更多的是對於女性自主及創作的期許,以及對邁向性別平權、藝術多元化的展望。字句裡偶有洞見、值得三思的段落。而這本書也適合買回家,每隔一段時間就拿來重讀、思考一下。

節錄幾段中肯金句:

生活對於男子和婦女兩性——我凝望著他們,在人行道上摩肩接踵——都是一場困苦的、艱難的、永恆的戰鬥。那得有巨大的勇敢與力量
或者,對我們這些喜歡耽於幻想的人而言,自信比任何東西都更為需要。如無自信,我們不過如搖籃中的嬰兒。」(p66)

「多少世紀以來,女人只做了一面鏡子,有一種幻異而美妙的作用,將男人的影像加倍放大。」(p67)

「……(像)莎士比亞那樣的天才,根本不會在勞苦、未受教育、做奴役的人當中產生……不會產生在勞動者當中。又如何能產生在婦女之中呢?」(p87)

「 如果前面沒有一些開拓者,珍·奧斯汀,勃朗特姐妹和喬治·艾略特就不能寫作了……那些詩人為後來者開好了道路,並使言語中自然粗鄙之處變為雅馴,因為傑作絕非單獨孤絕產生的。它們是多少歲月普遍的思想產物,它們是全民思想的產物 … 單獨的聲音背後是廣大的民眾經驗。」(p116)

「……一個年輕女子要多麼的堅苦卓絕,才能無視於那些輕蔑、那些斥責和那些獎品的誘引。一個人幾乎得有放火的膽量才能對自己說,呵,文學非金錢所能收買。文學是屬於每個人的。」(p130)

只有在忘記自己的性別時,才會寫出頗具本色的文章。」(p158)

「人們的這種此一性別與另一性別間的爭鬥;品質與品質的爭鬥;自命不凡與被視為卑劣者的爭鬥……凡此種種都是還未達到『成熟階段』時的現象。」(p177、178)

心智上的自由得靠物質方面的東西,而詩得靠心智上的自由。」
「女人從來就是窮的,不只是兩百年來如此,自太初就是如此。婦女們心智上得到的自由,還不如雅典奴隸的孩子。因而女人就沒有絲毫的機會寫詩。這就是為什麼我特別加重語氣談金錢及一間自己的房間。」(p181)

「……我勸你們要(自己)賺錢,並且自己有一間房間時,我是在勸你們要生活在現實裡面,過一種活力充沛的生活。」(p184)

「……由於習俗的關係,不得不在演講的末了作一個結論……我只要簡短而平凡的說一句,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,比什麼都重要。」(p185)

//

2017,3/10

話說,《自己的房間》最近又出新譯本了!(但我還沒翻過..)

廣告